在线预约 | 微信营销平台 | 自助平台 | 手机客户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众旺互联做您身边的网络专家
咨询热线(免长途费):
石家庄网站建设电话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英特尔联手Vox Media阻止网络暴力

发布日期:2016年01月09日  信息来源:众旺互联  点击:
  在拨出3亿美元用于推动员工性别和种族多元化一年之后,英特尔又发起一项新倡议解决另外一个问题:网络暴力。 石家庄网站建设 了解,英特尔联合Re/code及其母公司Vox Media、Lady Gaga的Born This Way Foundation(生来如此基金会)发起了Hack Harassment行动
  在拨出3亿美元用于推动员工性别和种族多元化一年之后,英特尔又发起一项新倡议解决另外一个问题:网络暴力。
 
  石家庄网站建设了解,英特尔联合Re/code及其母公司Vox Media、Lady Gaga的Born This Way Foundation(生来如此基金会)发起了Hack Harassment行动,试图找到解决互联网骚扰问题的方法。它们将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一系列的编程马拉松。这些活动将在线上线下同时展开,参加者包括来自科技界、媒体、非营利组织和学术界的人士。举办这些活动的目的是唤起人们对该问题的意识,找到解决骚扰问题的技术解决方案。这些方案会在今年3月31日开始的Code大会上展示。网络暴力问题引起了很到讨论,但没有人能提出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组织者保证说这种状况就要发生改变。
 
  许多人都在网上遭遇不友好行为,女性、非白人和其他未被充分代表人群特别容易遭受网络暴力。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4年开展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40%的成年互联网用户曾亲自遭到某种形式的骚扰。“这个问题是从我们对多样性的讨论引发出来的,”英特尔CEO科再奇说。“在你采取下一步措施实现多样性的同时,你也要为这些人提供安全和舒服的工作环境,所以,(网络)骚扰自然就成为我们要解决的下一个问题。”
 
  在皮尤的调查中,大约近半数的被调查者称曾遭遇无礼蔑称或者被故意骚扰,另外一半人则曾经被跟踪,遭遇身体暴力、长时间骚扰和性骚扰。对年轻网络用户——18至24岁者——来说,这些问题尤为严重。他们中70%的人曾遭遇某种骚扰,几乎有四分之一的人曾遭受身体暴力,五分之一的人曾遭遇性骚扰。
 
  而且,皮尤的调查没有涉及一些更极端形式的骚扰:不经过他人同意将裸照或者个人信息发布到网上,以他人名义报假警。受Vox和英特尔委托对300名科技界专业人士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8%的人曾是报假警行为的受害者,13%的人的私人信息曾被曝光到网上,15%的人曾遭受黑客攻击。尽管上面提到的两项调查都发现人们认为网络骚扰带来了负面影响,但是都未能反应这种行为的危害程度。
 
  根据皮尤的调查,骚扰最常见的平台是社交网络网站和应用。有三分之二的被骚扰者称是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骚扰,而小部分人称是在网站评论区、在线游戏和邮件中遭到骚扰。尽管这些平台一直有反骚扰政策,但是都很难执行下去。举个例子来说,Twitter经常被指对用户遭受攻击应对不力,然而,账号被封禁者可以马上注册一个新账号,Twitter也是确实拿不出办法。
对Re/code来说,Hack Harassment是去年Code大会的后续。Re/code去年让员工多元化成为硅谷讨论的一个重要话题。Re/code联合创始人Kara Swisher说:“当人们开始讨论一个话题的时候,就是事情开始改变之时。”
 
  在过去的几年里,许多企业、政客和活动家都对网络骚扰表示了谴责,并提出了试探性的政策。州和联邦立法者试图对那些最明显的违法行为作出惩罚。国会议员提出了多项反假报警议案。在遭到猛烈批评之后,Twitter采取了措施,让用户更容易举报骚扰行为。甚至因审查宽松而出名的社交新闻网站Reddit去年也开始强制关闭一些有进攻性的板块。即将召开的SXSW Interactive将会专门留出一天时间讨论网络骚扰问题。
 
  然而,Swisher称,科技界围绕某个争议事件的讨论会突然一下子热烈起来,然后很快降温,最后什么实际改变都没发生。她说:“大家对很多事情只是耍耍嘴皮子,最后什么事情也没做成。网络骚扰真的对受害者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她表示,人们太容易进入抽象的争论,把言论自由支持者跟反对网络骚扰者对立起来。
 
  “我想,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让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不是讨论大问题,”她说。Swisher还提到了一件事:“Girls”创始人Lena Dunham在采访中谈到,她退出Twitter的原因是仇视女性言论。有人批评Dunham神经太过敏,Dunham从Twitter上复制了一些推文作为回应,这些推文的内容包括威胁强奸和其他暴力。Swisher说道:“我问‘好,这样没问题吗?’然后大家的反应就是‘哦,天哪,我不知道。’”如果那些不像Dunham那样受到他人关注的人遭受网络暴力,通常会被直接忽视,甚至有人会说这是自找的。
 
  Twitter、YouTube和其他平台已经饱受批评,对它们来说,采取具体解决措施显得更加重要。现在尚不清楚它们是否会参加编程马拉松,也不知道它们将会实行何种解决方案。但是Hack Harassment充满信心地认为,至少某些问题有着技术上的解决方案。他们建议采取的措施包括封锁已知骚扰者的IP地址、向用户提供更多的过滤工具。被调查者认为这两种方法行之有效。
 
  事实上,对Twitter而言,过滤已经被证明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法。众包工具Block Together(一起封禁)可以让用户共享违规者名单,或者自动屏蔽某些应该引起警惕的账号,Twitter后来让共享屏蔽名单成为了官方功能。还有一些问题似乎明显有着技术上的原因:游戏开发者和反骚扰活动家Zoe Quinn最近抱怨说,YouTube和Facebook自动地把她的帖子跟像“Zoe Quinn,无聊的蠢货”之类的辱骂性语言链接放到一起。虽然没有有效的方法阻止谩骂,但这些网络平台可以避免这样意外地宣传语言暴力。
 
  Swisher认为,当前的问题不是没有足够多的解决办法,而是已经存在的办法要么不显眼,要么很难用。她说:“如果大家不知道怎样用,那么在Facebook或者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遭受欺凌的普通青少年就只能选择退出这些平台了。退出不应该成为唯一的选择。”
 
  游戏工作室Riot在打击这些令人不快的网络因素上面取得了一些最有可能成功的突破。一个专门的“社交系统”小组发现一些可以让人们在网络上变得更“乖”的方法并进行了测试,比如有时候让人们通过语音而不是文字进行聊天,大家都会变得更有礼貌。Riot的解决方法不是在哪里都适用,但这已经说明一些基本的结构上的改变可能会行之有效。
 
  然而,社交平台不应该仅仅提供解决方案,可是他们只做到这儿了。人们对网络暴力常见的埋怨是,即使这个问题在科技界和游戏圈得到了重视,但在其他地方,网络暴力的影响却遭到低估或者误解。受害者需要亲自收集证据,向警察解释基本的技术概念,说服家人朋友仅仅退出互联网不是个解决办法,特别是当人们成为报假警的受害者,问题进入现实世界的时候,更是如此。
 
  硅谷很擅长于提高公众对其提出的主张的意识,他们使用请愿、在线工具和游说等方法来达到目的。既然他们能促进人们对网络中立和产权法律的理解和关心,那么引起人们对网络骚扰的关注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Swisher认为,网络骚扰无处不在,科技公司有理由行动起来改变当前的状况。她说:“它们不希望创造一个人们害怕参与的网络环境,它们希望为人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让人们自由表达自己的想法。”
 
  不管在未来的几个月内事情进展如何,科再奇承认这只是第一步。“说到底,我认为我们可能开发多种技术减少骚扰,当只有当网络骚扰不被社会接受的时候,情况才会真正改变。”
 
 
 
售前咨询

4008887704

售后服务

0311-87543157

在线咨询

工作日9:00-18:00 点击进入

预约专家

提供专业解决方案 点击进入

访问微博

唯一官方微博平台 点击进入

联系我们 | 公司简介 | 付款方式 | 招贤纳士 | 产品导航 | 在线预约 | 百度地图 | 谷歌地图
石家庄网站建设 石家庄做网站 石家庄网站优化 石家庄400电话
版权所有 2010-2030 石家庄众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冀ICP备11028497号
咨询热线:400-888-7704 咨询信箱:kefu@zw0311.com